酚醛泡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酚醛泡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被处拘役三十天-(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52:13 阅读: 来源:酚醛泡沫厂家

北海道的阳光透过空气都显得寒冷,很难想象这样的气候,居然有一辆跑车打开顶棚行驶在北海大桥上,车上坐着一对年轻男女,他们肆无忌惮的欢笑、欢呼,可能是跑车的速度真的会让人忘乎所以。

车上的女人妩媚妖娆,她的头发就像藤蔓一样富有活力随风舒展,腥红的嘴唇上,正在吸吮一颗如她面颊一样粉艳的棒棒糖,纤手转动着棒棒糖,不时地送到旁边这位男人口中,男人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眼神里仿佛在诉说着饥渴,就这样一路行驶到一个地下停车场。

跑车打开车灯,缓缓驶进停车场,就在此时车灯就如同车子一样都停止了,前面站一群人,一群全副武装的人,男人和女人相视一眼,对面的人拿着扩音器喊话道:“打开车门双手抱头走出车来,嫌疑人泷二涉嫌组织黑社会活动,谋杀、绑架,等多宗刑事案件,现在正式逮捕你。”

男人搂住身旁已经呆滞的女人吻了一口,然后打开车门抱着头走了出来,随后便伴着一声狂笑,左手拾起后驾驶座上的一把冲锋枪,进行扫射,枪声霎时间掩盖了笑声。

走廊里回响这铁镣的声音,泷二带着手铐揪住身旁的律师,歪着头充满威胁地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绝对不能被判刑。”

律师一脸无奈,眼光躲闪低着头道:“像这类的案件很难打赢。”

泷二怒吼道:“那他们该怎么判决我?”

律师颤颤巍巍道:“之前的起诉是参与黑社会活动,绑架谋杀等多宗罪名,如今当众枪杀七名警务人员,依照刑法是处于死刑。如今刑法变更,很可能是处以终身监禁。”

泷二的眼里闪过一丝惶恐道:“我才不会做一辈子牢,要么你让他们判我死刑,要么你全家去死。”

随后两名警察,用力按住泷二向前推搡着,泷二挪过头恶狠狠地盯着律师,律师此时像是被罚站的小学生,杵在原地看着他,直到慢慢消失在走廊的一头。

当局因案情过于严重,造成的社会影响恶劣,在次日便升厅审判。法庭里坐满了人,人们的脸上掺杂着各种情绪,因为人是一个复杂的动物,不存在绝对的好人,当然也不存在绝对的恶人,有的人脸色很难看,汗液顺着手指关节上的毛孔渗出,因为就在前不久,站在被告席的男人,帮他杀了一个人,讨回了所谓的“公道”。

也有的人握紧着拳头,咬着牙恶狠狠地盯着他,要不是因为他,今天才不会来这个鬼地方,应该一家三口去迪斯尼,然后买上一堆纪念品哼着小曲回家。周围人的情绪真的可以感染到空气,法庭上弥漫在一种名为:“躁动的空气。’

随着审判长的一声:“开庭”,躁动被打散,审判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律师的辩护面对铁证,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庭上的所有人都能料想到审判结果。

审判顺利的进行着,直到审判长宣读:“嫌疑人泷二因涉嫌杀害七名警务人员,并组织参与黑社会活动、谋杀、绑架、敲诈、私藏枪支、扰乱社会治安,数罪并罚处以拘役三十日,即日执行。”

所有人都惊呆了!

泷二的嘴唇颤动,高声的望着律师道:“你真是我见过最了不起的律师。”

律师一脸茫然的站在原地,他开始怀疑自己所熟知的法律。那一声:“拘役三十日”带给他的震撼,绝对不亚于昨天听到的:“要么你让他们判我死刑,要么你全家去死,”

法庭上霎时间人声鼎沸,泷二嘴里哼着歌脚下的镣铐为他伴奏,大摇大摆的随着押解人员走出法庭,法庭上很多人摇着头,泷二的歌声刺激着很多人的情绪,整个法庭仿佛就像一锅开水,嘈杂且冒着烟。

泷二被警车押解到一处三层楼高监狱,四周高大的围墙,在围墙上布满着铁丝网,每个墙角都设有岗哨,随着厚重的铁门被关闭,泷二也下了警车,两名狱警将泷二押进位于牢房一侧的偏楼,进到楼内一层的最里侧的一间屋子。

屋子里坐着一个狱警打扮的人,看着泷二道:“把你所有的东西,都放到地上的筐里,包括你的衣服,然后穿上筐里面的狱服。”

泷二背对着他们脱去身上的衣服,扭过头面带嘲讽的瞧着屋里的三个人,一边吹着口哨一边穿在筐里的狱服。穿好衣服后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歪着头看向狱警打扮的人。随后狱警打扮的人,点头示意站在泷二身侧的两名狱警。

狱警将泷二带到二楼,一间约莫20平方米的屋子里,屋子的正中间放着一张病床,病床的一侧,摆放着类似于心电监护的设备,屋子里还站着三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应该是一名医生和两名护士,泷二被固定在病床上,四肢分别被卡上,卡子的另一头连接着床边的设备,头上也被戴上一个类似帽子的设备。

泷二一脸茫然的看着周围的人道:“喂,你们要干什么,准备拿我做实验?还是要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

没有人发出声响,所有人的表情,像是观看魔术师即将展示魔术效果的那样。

医生推着自己的眼镜,然后取过护士配置好的药,拿起注射器。

开口道:“犯人的体表情况。”

一名护士道:“一切正常。”

泷二的额头渗出汗水,目光扫视着周围的人,嘴唇颤动,四肢用力的挣扎,可是这一切都无济于事,像是一头即将被屠杀的牲畜一样。

医生开口道:“准备开始。”

屋里人的目光都望向病床正对着的挂钟,挂钟显示下午三点五十五分。

医生用注射器刺向泷二,泷二此时只能任人摆布,很快泷二的眼神涣散,意识减弱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泷二的眼睛微微睁开,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他发现自己在一个不足20平方米的屋子里,屋子充满着腐臭的气味,随处可以见的蜘蛛网,锈迹斑斑的水龙头。泷二摇了摇头意识恢复了不少。

自言自语道:“什么啊!跟垃圾场一样,不过好在只有一个月,还是很快就能挨过去,就当做度假吧。”

泷二用指甲在墙上划出一道,当划满三十道就可以出狱了,眼下只能无聊的在牢房里胡思乱想,不过一会儿便睡了过去。

天色渐明,牢房的走廊里有三个人向泷二的牢房走去,走在中间的一个人,身材魁梧一身制服很是得体,嘴角微微上扬,背着的手里拿着一柄教鞭,铮亮的皮靴缓缓的向前迈着,不难看出他就是这里的典狱长。

身旁的两个人像是随从一样,跟在他身后。三人来到泷二的牢房门口,其中一名随从打开牢门,典狱长一手拿着教鞭一手捏着帽檐,低着头迈进牢房,另外一个随从粗暴的摇醒泷二。

泷二抖动上挣脱开他的手道:“你们他妈的是谁,少来烦老子的清梦。”

典狱长一脚踩着泷二的床,用教鞭指着泷二道:“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在这里的神。”

泷二恶狠狠地开着他道:“反正老子杀人才被判了三十天而已,等老子出去的。”

典狱长道:“我很欣赏你的勇气,公然杀害七名警务人员,但最让我开心的是,你的精力这么的旺盛,但愿你每天都这么旺盛。”

随后典狱长招手示意两名随从,两名随从将泷二带到楼顶天台,天台周围布满着盆口粗的铁管,天台中间也矗立着一根铁管,两名随从将泷二脱去上衣,绑在天台中央的铁管上。

泷二一边挣扎一边喊道:“你们给我等着瞧,老子说的话一定会算数的。”

典狱长没有搭理他,转身和两名随从走下天台。泷二孤零零的被绑在天台上,阳光从泷二的脚上慢慢升到他的脸上,泷二口干舌燥,低着头紧闭着双眼,汗水滴答滴答掉在水泥地上。

泷二心里想到:“难道就这样折磨我三十天?”泷二咬着牙,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挺过去,因为他没有办法,他现在思考的是如何要处治这三个人,他现在就靠这个念头,撑着自己的身体。

这时候已经是中午,天台上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典狱长和两个随从走了过来,看着泷二,手里拿起一大瓶的水,在泷二的眼前咕咚咕咚的喝着。泷二不呦自主鼓动着喉咙,泷二知道,求他也是白搭。典狱长嘴角微微上扬,用一种戏谑的眼神看着泷二,随后将手里的水倒在旁边的铁管上,铁管上腾起阵阵白烟。典狱长将空瓶子扔到泷二脚边,然后背着手和两名随从走下天台。

泷二现在只恨太阳快点消失,可太阳根本不会同情泷二,泷二深切的明白了,度日如年这个词的含义了。接近黄昏的时候,两名随从将泷二带下天台,继续将他关到牢房。

泷二有气无力的挪着步子,沉重的躺在床上,伸出指甲狠狠地向墙上划了一道,泷二现在觉得任何事都比不了睡觉,很快便倒头睡着了。

第二天泷二依旧被带到天台,典狱长拿着教鞭对泷二道:“昨天算是见面了,今天我打算送你一件礼物。”说着从裤兜里掏出一根类似鞋带的绳子,身旁随从接过绳子走到泷二跟前,将绳子系在泷二的脖子上。

典狱长微笑道:“真合适,对我这个礼物满意吗?”

两名随从也都微笑的看着泷二,泷二默不作声的看着他们,想要弄死他们的想法更加坚定。

由于汗水缘故,系在脖子上的绳子越来越紧,泷二不由得大口喘着气,相比昨天更加不好过,泷二的头不时地扭动着,试图减轻痛苦。直到黄昏两名随从将他带到牢房。泷二躺在床上,一只手揉着脖子,另只手伸出指甲在墙上划了一道,此时泷二只能在这一刻获得欣慰。

第三天泷二依旧被绑在天台的铁柱上,由于连续两天被绑在铁柱上,导致泷二的后背有一道血痕,泷二不敢紧靠在铁柱上,只能身体向前倾斜着。

典狱长道:“已经两天了,想必你的身体流失了不少盐分,食堂的伙食又那么清淡,今天特地为你准备了一些精盐,怕你身体吃不消,为你补充补充。”

随后典狱长将盐均匀的涂抹在泷二那黑红的皮肤上,泷二故作欢颜道:“真舒服啊!多谢典狱长的好意,等我出去我一定加倍奉还。”

典狱长大笑道:“好啊!等你能出去以后再说吧!”

泷二的赤裸的上身,像是被烧红铁签戳着一般难熬,细面的盐不停的渗进泷二的毛孔,泷二微微晃动身体,尽量将盐从身上抖下来,可他不敢用力,因为身上捆着的绳子和盐产生摩擦,让他不时地发出一丝呻吟。泷二慢慢的昏死过去了,直到再次从天台被带到牢房。

泷二发着狠,自言自语道:“来吧!我看你们还有什么手段。”边说着边抬起手向墙上缓缓的划了一道。

就这样泷二被变着法的折磨了二十九天,第三十天,泷二早早的起来,然后看着墙上的划痕,放声的大笑起来道:“老子还活着,马上有的人就要死了。”没过多久典狱长一行人,将泷二带出牢房,这次不是天台,而是泷二从没来过的一间房子,房子里只有一把电椅,泷二也知道是电椅。

泷二颤抖着道:“你们准备处死我吗?你们怎么能这样做?我求求你们了!”泷二由颤抖变为哭泣的恳求着。

典狱长慢慢的走向电闸,面无表情的道:“你想过被你杀死的人吗?他们是不是也这样求过你?你真的以为犯下如此滔天的恶行,只会处以三十天拘役吗?只不过对你进行一些特殊的处理而已。”

泷二还想继续开口,可随着一阵电光之后,泷二失去了知觉。等泷二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眼前站着三个人穿白大褂的人,泷二认识他们,就是在入狱当天见过的那三个人,医生还有二名护士,可泷二随后便大笑起来道:“我没有死,我出狱了,快点放我出去,你们这些垃圾快点放了老子。”

医生睁大眼睛,看着泷二道:“我想,你搞错了,现在才刚刚过了五分钟,距离你出狱还有二十九又二十三小时五十五分。”

泷二望向时钟,时钟上显示下午四点整。泷二微微张着嘴,目光中充满疑问的看向周围的人。

随后医生又将注射器中透明的液体,注入进泷二的手臂里,泷二再次失去了知觉。

小型锤式破碎机泰安重型锤式破碎机生产工厂

石斛枫斗功效与作用及食用方法霍山石斛厂家在线报价一键获取

大容积液压喷播机边坡绿化客土喷播机

阳泉PE电力管大弯头常用口径

灰浆软管蠕动泵软管泵生产厂

衡水雨污分流聚乙烯双壁波纹管用途及参数

营口CPVC电力管有哪些优势与特点

甘肃涵洞汽车底盘湿喷机

上海检查井模具厂价格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