酚醛泡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酚醛泡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小企转型亟需金融滴灌系统

发布时间:2021-02-22 15:55:00 阅读: 来源:酚醛泡沫厂家

中小企转型亟需金融滴灌系统

以地缘、血缘、亲缘为基础的人格化交易,是中国民间资本流动的主要模式,也是温州民间借贷风波的制度性原因。随着民营经济发展,曾造就了温商繁荣的“温州模式”是否需要大变革?小企业未卷入“跑路”风波,正转型升级的大企业却深陷其中,民企转型困难何在?扩大民间资本市场准入,难度为何如此之大?针对以上热点问题,记者日前采访了浙江大学民营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史晋川。  1  浙江中小企并无倒闭潮  深圳特区报:您多次表示,温州中小企业并不存在倒闭潮。这和外界直观印象好像有很大差别,怎么讲?  史晋川:目前,浙江约有20多万家企业,金字塔最顶端有近220家大型企业。接下来有1800家左右的中型企业,27000家左右的规模以上的小型企业,以及18万家规模以下的微型企业。这次出问题的200多家基本上集中在1800家中型企业中,小微型企业的生产经营和财务状况1-3季度比往年还稍微好一点。  “温跑跑”现象的出现,主要集中于转型升级“走得太急”,进入新行业太快的企业。温州一家非常知名的眼镜企业这几年一直在转型,直接进入新能源,做多晶硅和单晶硅,由于近半年来太阳能行业开始萧条,加上国家货币政策趋紧,资金链断裂。一些民营企业转型升级的愿景应肯定,但步伐迈得太快,特别在新领域中不够谨慎。在我看来,这类企业除了自身因素外,地方政府和银行也有责任。  深圳特区报:地方政府和银行有何责任?  史晋川:国内一些地方政府,这几年都在鼓励企业转型升级。管理部门一看到成规模企业在做新材料、新能源就开始鼓励,银行在这种情况下也愿借钱,在他们眼中,做转型升级、进入新能源和新材料行业,就是有战略眼光。正泰集团的南存辉在2009年进入光伏产业,信泰集团的胡福林也是一样,本来是“眼镜大王”,但两年前银行主动找他贷款,鼓励他进入新兴行业。转型过程中出现问题,企业自身固然占主因,但地方政府和银行也有责任。企业资金规模本身只有那么大,进入新领域后根本掌控不了发展局面。  深圳特区报:除了因转型而误入歧途,“跑路”企业还存在哪些问题?  史晋川:第二类是没有准备转型升级的企业,之前的“老问题”引发危机。这些企业实际上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后就已碰到问题。所谓“企业头上五把刀”,包括劳动力成本提高、原材料成本上升、电力紧张、贷款紧张、汇率上涨等。2009年,企业搭着经济复苏的列车又过了一段好日子,但“老问题”并没解决,现在政策趋紧,好日子便到头了。第三类是对原有行业失去兴趣,从实业中抽出了资金,到民间借贷市场上赚快钱,或投到楼市。当民间借贷资金链出问题,市场不景气,企业只能倒闭。总体而言,温州并不存在中小企业倒闭潮,主要是有一定规模和资金实力的企业在转型升级过程中迷惘,资本配置流动失去方向。  2  温州模式八年来变化大  深圳特区报:早在2003年,您就在公开演讲中表示,民营企业的温州模式将有所改变,这八年来有变化吗?  史晋川:温州模式这八年已在变,但向不利方向的变化,比向好方向的变化要多一些。为什么?温州民间借贷最开始是标会,是消费型的,资金规模小,同时人数较少。这意味着资金筹集和使用的人际关系圈子很紧密,地缘、血缘、亲缘为基础的人格化交易方式,能在民间金融活动里起到保证合约执行的作用。但现在的民间借贷用途已不是消费,而是生产,资金使用规模扩大,不再是几十万、几百万,而是至少几千万、甚至几亿,筹集和使用圈子里的人际关系就非常疏远,人格化的交易方式根本没有办法来保证合约执行,问题就出来了。这就是导致温州民间借贷出现这么大的风险,产生这么大的影响的制度性原因。  深圳特区报:您觉得温州未来的路是什么样的?有专家认为,是变成PE注册中心,成为资本输出地,还是产业升级,或者还有别的路,怎么看?  史晋川:2010年下半年,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等领导非常关注温州金融创新方案,提出温州应做地方金融创新,特别在一些制度上做改革实验区。我认为,温州应从城市、产业、金融三方面来做。首先,温州城市化建设落后,导致吸引和积聚要素的功能没有发挥出来。一个地区要转型升级和自主创新,要有新的要素和新的要素配置方式,特别是一些高端要素的积聚,没有很好的城市化是做不到的。温州的城市化不是为城市化而城市化,而是为了积聚要素促进转型升级。  第二是产业转型升级能不能围绕一些大企业进行。大企业输出品牌,研发技术和新产品,然后构建现代营销网络,大量小企业来做加工和服务的外包。这几年,义乌围绕着梦娜、浪莎等企业已形成以大企业为主,中小企业加盟外包的“现代产业集群”模式。像浙江的低压电器、服装、袜子行业,大企业自产比例仅为30%到40%,而60%到70%是小企业生产的,大企业把精力放在研发和品牌上,这一点温州也可以借鉴。  3  及早建立金融滴灌系统  深圳特区报:民间借贷摆脱这种人格化交易模式,有什么更有效的模式?  史晋川:温州应建立和产业转型升级契合的金融平台,把分散的产业资本集聚到新的金融平台,再反馈到产业里去。中小企业融资难,因为银行是大银行,贷款企业是小企业;银行国有,贷款企业是民营,这就决定了融资难。我不赞成在温州搞比较大的金融机构,应鼓励民营资本进入金融领域,建立更多的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或者一些小额贷款机构。不能用很粗的水管去浇灌细苗,应滴灌,建立一个金融的滴灌系统。同时,在监管上应加强监控,但最好是中央和地方两级监控,比如区域性中小型金融机构,审批权、监管权都放给地方,跨地区大型金融机构则仍由中央监管。监管力度不能放松,监管跟不上去,银行风险会增多。  深圳特区报:民间资本积累起来多数用于放贷,一个原因是缺乏投资途径。大家呼吁放开民营资本准入已有很多年,但阻力未曾小过。  史晋川:国家先后出台了两个36条助推民营经济发展。从国务院这个层面来看,发展民营经济是大原则和方向,问题在于部分掌握“生杀大权”的部门并未严格执行。比如说杭州跨海大桥,国有资本一进去,其他民营资本就要退出来。为什么?因为在很多地方,只要有国有资本控股,甚至只要国有资本参与,它就一定要变成“老大”,就不按照现代公司治理规则出牌,这就是民营资本生存现状。当然,某些特定行业需要“集中”,如一些大宗商品如铁矿石的进口。如果太分散,就不利于对外谈判形成统一力量。大家把铁矿石价格抬上去,国内企业吃亏。关键在于,国营和民营资本都应有相对平等的进入权利,有效竞争会制约垄断,才会维护一个规范的市场环境。

定制工作服厂家

北京定制衬衫

北京T恤厂家

天津工作服定制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