酚醛泡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酚醛泡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口述那年我十七岁人生所谓的花季雨季

发布时间:2020-12-25 22:11:51 阅读: 来源:酚醛泡沫厂家

我站在阳台吹风,应该说是在生闷气。上官走了出来:“叶谦,你在这里。”四下无人,我瞪着他毫不客气的冷嘲热讽:“你这叫什么?软饭男,知不知羞耻?”上官没有生气,反而笑得前俯后仰:“小孩子,你懂什么呢?”

[IMG9]

母亲打来电话,说继父快要不行了。我冷冷的回答:“他死不就死了,与我何干?”当年,母亲不顾我的极力反对非要和上官什么结婚。抱歉,七、八年过去了我还不知道他的全名。上官这个姓氏,因为他的存在让我倍加讨厌。自此之后,所有上官都是坏蛋。“你又何必如此?”母亲还在喋喋不休。我真想大吼一声:没有男人,你是不是会死?最后的最后,还是把话缩了回去。母亲也不容易,守着这么大片家业。她与上官签下婚前协议,上官得到了超值的回报。同时,也得到了最严厉的限制——属于我的,他一分钱也休想占有。母亲对我说:“我不亏待他,更不允许他欺负你。”唉,讽刺啊。

那年,我十七岁。人生所谓的花季雨季,对男生来说似乎没有过多的浪漫。两年前、我十五岁的那年,父亲因酒精中毒死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我站在救护车外,看着盖着白布的父亲被抬下来。心里有着难以遏制的悲痛,世上最爱我的那个男人去了。剩下母亲还有我,孤独的守着他白手起家的公司。“叶谦,叫叔叔。”我不知道进来的是谁,他故作亲昵的抚摸着我的头。我“嚯”的站起来,并且警惕的望着他。“叶谦是吧?我叫上官XX。”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正式介绍自己。母亲委婉的说:“再坚强的女人,都需要一个男人陪着。不同居,我要嫁给他。”哦,原来他是我的继父。

12 我站在阳台吹风,应该说是在生闷气。上官走了出来:“叶谦,你在这里。”四下无人,我瞪着他毫不客气的冷嘲热讽:“你这叫什么?软饭男,知不知羞耻?”上官没有生气,反而笑得前俯后仰:“小孩子,你懂什么呢?”

[IMG10]

你们不会相信,上官的新婚之夜是与我度过的。别想歪,母亲醉得不省人事。我站在阳台吹风,应该说是在生闷气。上官走了出来:“叶谦,你在这里。”四下无人,我瞪着他毫不客气的冷嘲热讽:“你这叫什么?软饭男,知不知羞耻?”上官没有生气,反而笑得前俯后仰:“小孩子,你懂什么呢?”“知道吗?嫁给富婆,我可以少奋斗二十年。”像他毕业没多少年的大学生,再有学识又怎样?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大城市,与生活在最底层的劳动人民没有两样。“其实,我恨我的父母。养不起为什么还要使劲生?我还有四个弟弟妹妹。”这个凤凰男,即使飞出了山沟沟、也飞不到海阔天空的地方。

“我最大的优势,绝对不会是我的大学毕业证书。而是,我这个人。”之前买不起名牌衣服,可今时不同往日。人靠衣佛靠金装,这句话真他妈的对。他脾气好,农村出来的孩子什么都会。女人追求的,不正是一个可靠温暖的港湾吗?对上官而言,他需要的是钱。哪怕陪睡也不会吃亏,还有赚头呢。

“叶谦,以后别那么傻。”“我不缺钱。”“哈,坐食也会山空。你出卖身体,然后换取金钱。这,绝对的公平交易。”“我只和喜欢的女人上床。”上官语重心长:“事到头来,后悔的只会是你。要不?走着瞧。”结果,心爱的女人坑了我;卷走我的全部财产。为了生存,我成为富婆的床上玩物。

继父七、八年前说的话,无意之中成为我的命运轨迹。我身不由己的,在骗财骗色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

12

惠州哪个眼科医院比较好

治白癜风医院怎么样

临潼区人民医院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