酚醛泡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酚醛泡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被发掘文物为何放弃了保护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3:22:37 阅读: 来源:酚醛泡沫厂家

近日,在济南市凤凰路道路改造施工过程中,数座金元至清朝时期的古墓被发掘出来,其中有的墓中还拥有漂亮的壁画。但由于妨碍道路建设,并被认为无法进行原址或者迁移保护,因此这批墓葬将要让位给道路施工。为此,不少济南市民表示了心痛,更有企业家自掏腰包愿意对其进行保护。记者了解到,这种情况并非个例,就此问题,记者采访了考古方面的从业人员,请他们谈谈个中看法。

文物破坏最严重时期是最近三十年

“济南地区发现的像这样的金元时期的古墓并不在少数,比这里壁画精美的也有。但要说把那么多的墓葬都保护起来,恐怕不那么简单。”在凤凰路的考古发掘现场,济南市考古研究所的一名工作人员这样说。

记者了解到,由于涉及到施工工期问题,考古部门与相关建设施工方签署的协议是用二十天左右的时间进行发掘清理,而如果要进行原址或者迁移保护,则需要继续续签协议,甚至将修改工程建设方案。如果因为文物保护而对建设施工进行修改,那将涉及到市政、规划、城建、文物等一系列政府部门,这些部门要就此进行协商,并拿出新的方案,投入新的人力和物力。而在“简单直接减少麻烦”意识之下,如果被发现的文物价值不够重大,往往考古部门的意见就被有意无意忽视,而文物则让位给城市建设。“文化价值、社会效益让位给经济利益,这成为现在的一种常态。”济南市考古研究所所长李铭说。在他看来,一个号称拥有2600多年历史的济南,如果大量的历史遗存都被城市建设所破坏,那地上的建筑再漂亮也只是无本之木。举例来说,当年县西巷开工建设之前,考古部门对于县西巷出土的大量佛教造像、地宫等进行了抢救性发掘,“我们在发掘过程中发现一条从金代一直到清代都使用的古代道路,道路堆积有一米多,两侧还拥有排水沟。如果就地保护起来,用玻璃罩罩住,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旅游景点,能吸引大量的人气聚集到那里,周围的店铺也会比现在更火爆。但很可惜,没能保留下来,完全给破坏了。”李铭说,他至今感到痛心。

但痛心的远不止于此。事实上,记者了解到,中国文物破坏最严重的时期并不是人们通常印象中的“破四旧”的文革时期,而是改革开放以来的最近三十年。在此之前,由于科技、知识、意识的落后,文物破坏主要限于盗墓。而在此之后,国内海量的基础设施建设启动,大量的文物遗存遭到破坏,而近年来,随着科技进步及房地产热的升温,盗墓案件增多、妨碍地产开发而遭破坏的文物也是逐年增多。“人们倒不是不愿意保护文物,但是在经济利益面前,文物保护者的声音实在太小了。这不仅仅是从权力上来说,包括从考古工作者的个人性格上来说也是内向寡言的,这并不利于文物保护。”从事多年考古工作的黄先生告诉记者,“其实文物保护好了,不仅不影响经济利益,甚至在文物价值、社会效益等多重作用下,产生更多的经济利益,只不过很多时候,人们被眼前的利益迷惑,而根本不愿意多花些时间去做长久的打算。”

文物大省文保意识还有差距

在李铭看来,山东的文保工作与外省相比存在一定差距。李铭告诉记者,前几年,他曾经去河南内黄县参加过一个国际会议,因为那里发现了一个因黄河泛滥而被整体淹没的汉代村落,也是中国唯一一处汉代农业遗址,被誉为中国的“庞贝古城”。“内黄县并不是一个经济发达的县,但是为了这个汉代村落遗址,当时就拿出一个亿进行文物保护和开发。现在那里也成为了著名的旅游景点,相关产业的带动和经济效益将远超投资。”李铭说。但是反观山东,一个经济和文物大省,在文保方面做得尚有差距。

以章丘圣井街道办事处东姚村的元代砖雕壁画墓群发掘为例,记者了解到,这些砖雕壁画非常精美,档次也非常高,文保价值不言而喻。但就是这样好的东西,当地却连十几万的保护费用也拿不出来。“这里面还有一种悖论,那就是如果这些东西没人管、被破坏了,谁也不会说什么。但如果被迁移走保护起来,那当地人就不愿意,就得问你要钱。文物保护工作有时候真的很难做。”考古部门的一位知情者说。

此前,针对部分济南地区发现的古代石刻露天摆放的事情,有老百姓提出质疑:日晒雨淋的状态将不利于东西的保存。作为专业从业者,李铭和他的同事们感到很委屈。在他看来,如果不是他和同事们冒着生命危险将这些沉重的石刻运输并集中摆放,它们将面临着被盗的风险。而人力财力的掣肘,只能让他们选择慢慢进行整理。“考古部门并不代表政府,我们只是一个专业部门,我们并没有决策权。”在谈到城市建设过程中的文保工作时,李铭如是说。在李铭的设想中,如果要做好国内尤其是城市的文物保护工作,应该有一个综合机构指导城市项目建设,包括考古在内的文物保护部门应该在其中拥有否决权或者至少较多的权力,不然城市的文物保护在某种程度上说只是空头支票。但可惜的是,记者了解到,国内目前没有一个城市拥有这样的先例,而对于建设过程中的文物保护的态度,更多是看相关负责人的喜好而定。“但是济南也有不少在建设过程中保护较好的先例。”李铭说。他告诉记者,1984年,他参与了济南市博物馆清理发掘位于历下区马家庄南(现山东省冶金宾馆楼下)的北齐壁画墓。壁画非常精美,后该壁画墓被就地保护。1987年齐鲁宾馆工地在挖掘人工湖时发现一处仿木构砖砌彩绘双室墓。壁画内容包括春夏秋冬图、乐队演奏图,以及门神、花卉等内容,后在李铭主持下,这座元代壁画墓被整体搬迁至济南市博物馆保存。“当年柴油机厂施工时,在一根承重柱下发现了一处元代壁画墓,文物价值很大。后来经过与相关负责人协商,他修改了施工计划,绕开了这座墓,使其继续保存在地下。这也是在目前全世界文保技术落后的情况下最好的选择。”

社会资源应调动,政府还应唱主角

仍以凤凰路发掘的古墓为例。在经过多家媒体的报道之后,有山东的企业家愿意自掏腰包将古墓进行保护。而这种引入社会资金进行文保工作的现象,李铭是欢迎的,但他仍然表示,文保工作的主体仍应该是政府。

黄先生也认为,文物保护工作应坚持以政府为主导,成立专家顾问团,并提倡公众参与,这样才是调动起整个社会来进行文保工作。“如今的情况是,在很多地方文保工作就成了政府部门的独角戏,专家成了可有可无的配角,而公众就真的只是看客。”黄先生说,在他看来,一个良好的文保氛围应该和说相声一样,政府是逗哏、专家是捧哏,公众是观众也是上台亮相的票友,“都互动起来才能把文保事业真正做好。”

记者了解到,相对于天津、杭州、广州等城市,济南的文保志愿者群体从数量上看并不容乐观。有时候遇到对文物破坏的行动,文保志愿者往往是以“独行侠”的面目出现,不仅势单力孤,而且很容易被人们遗忘。

“说到底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李铭说。他认为,山东文保工作的欠缺,很多时候都是从政府部门到公众个人的意识欠缺造成的。“文物不可再生,它能够帮助一个城市、一个民族,保留下可看到的记忆。别等到记忆消失的那一天再努力回忆。即便满大街都是漂亮奇特的高楼大厦,但没有可以看到的历史,这是件很可怕的事情。”黄先生说。

空调感温头批发

防静电工作服

开关电源批发

聚氨酯保温管壳价格